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全球总决赛优秀征文赏野望

全球总决赛优秀征文赏野望

文:安夏图:网络

华洛载着奎因迅速接近地方高地,深入敌后,标记英雄为易损状态,而后平A接上炫目攻势,再平A触发雷霆领主的法令,接着旋翔掠杀接平A,一套爆发瞬间秒掉对面中单;几乎同时,在对面熔岩巨兽开启势不可挡的瞬间用闪现躲掉,然后旋翔掠杀辅助位移,规避掉AD从右侧射来的魔法水晶箭,走A对面辅助,在辅助走上高地以后开启敏锐感知获得视野,又一记旋翔掠杀过墙跟上高地,走A收掉辅助人头后开启幽梦追击窜逃的AD,旋翔掠杀减速平A接炫目攻势平A,拿下三杀!

夏天的指尖不停地在键盘上跃动,操作行云流水,脸上的神情泰然自若,仿佛掌控了整个战场。

“迅速发现,迅速击杀!”

一旁的我看得目瞪口呆,在对面水晶碎成齑粉之后,才慢慢吐出了没来得及喊出口的“666”。

要知道这笔记本电脑可是连着延时平均150ms,一来电话就断网的手机热点。

“基本操作而已。”夏天淡淡道。

夏天,自称“航大第一EZ”,因为他说像他这么帅的,在别的大学一般都是主角哦!啊不,是因为他有一手免疫版本的中单ez,看过他中单EZ的人没有说他浪得虚名的。而作为常年混迹王者5的我,和他开黑到了来到了黄金。

“开黑来吗,我需要4个会喊666的咸鱼。”游戏之前他会这么说。

“天天,我这把选什么英雄?”

“你随便选,这把和你没有什么关系…”选英雄时他这么说说。

“这把你躺在基地就好了,动都不需要你动…”

“……”

“对,博物馆才是你该呆的地方!”进入游戏界面他又这么说。

“我真是拿命在拖你们!”打完之后他就会这么说。

不过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我和他SOLO也不是没赢过。

“盲选10把,你赢一把100!”

有一天我说他为什么要玩一些奇怪的套路,他很生气。然后我潘森成功地拿掉了他上单VN的一血,连续两把都是如此,顺利赢下200。

“结束了,该吃饭了。”夏天起身伸了个懒腰。

晚饭过后我来到天台收衣服,夏天在一旁倚着栏杆眺望天边。

夕阳如血,红云流转,赤色的霞光铺天盖地笼罩而来,仿佛海潮。

“这么打下去,我是不是也可以上钻啦!”拿到了连胜我喜笑颜开。

“璀璨钻石,始于煤炭。”

他脸上的绒毛泛着金色的暖光。

“哈?”我一脸黑线。

“想往上走,总归是好的。”夏天顿了一顿,“这游戏比较适合年轻人,像我这种老年人,带不动你,太迟钝,跟不上节奏了…”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我知道他在开玩笑,“厂长还是5朝元老呢!”

“厂长可不止5朝啊,唉”夏天长吁一口气。

“人老的唯一好处就是,能失去的越来越少了…”他嘴角上扬,眼神矍铄,瞳孔里仿佛有火苗在跳动。

我上初中的时候,英雄联盟还没有出生。那会我们镇上流行一款WAR3地图,名叫《信长之野望》。

雷管是我初中同学,精通十八般游戏,传奇梦幻,枪战MOBA样样在行,尤其是信长,号称“双校第一”。我们镇上有两所中学,顾名思义,他是第一人。

我看过他操作,别人跳鬼不到他,他秒开魔免,跳躲吹箭,手速的快的一X。嗯,大致相当于金身躲安妮跳大,闪现躲石头人大招

有时候会有高年级,高中生甚至社会人员来我们学校找他约战,据他说,和他在游戏里使用的英雄本多忠胜一样,未尝败绩。

雷管战队初中5人组还在县里的比赛里取得了第二的成绩,单单输给了当地一家网吧的战队。

“他们不上课,玩的时间比我们多些,”雷管这么和我解释,“当然这也不全靠实力决定,那场比赛我们这边几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实力没发挥出来。”

我很羡慕,再加上年轻自制力差,就这么跟着入了坑。之前我从未进过网吧,去之后才发现,网吧里90%的人都在玩这个游戏,剩下的要么在劲舞团要么在聊天。不过我胆子没雷管大,网吧去的少。

每逢周末我就在家开一局单人模式,选不同的英雄,出不同的装备,白天在学校就追着雷管问各种战术和连招问题。

中考的时候,两科考试之间有个间隙,我不肯休息,跑到网吧去玩了一把。结果准考证落下了,快临考了才想起来,赶紧坐着电三轮去网吧找,幸好有人发现了帮我交给了网管。

凭着这份热诚,我从最开始英雄都不知道在哪选,成长到了网吧开黑的小伙伴口中都会称赞不已说我“虎”。

“这个游戏,说白了就两点,意识和操作。”雷管这么教我, “打不过就猥琐。”

我似懂非懂,那时我还在从字面上去理解“猥琐”,总觉得这不是个好词儿。

和雷管开黑的时候我知道了“LV、AN、LKR”这些线上的战队,雷管一度是LKR二队的成员;这几个战队之间还会有“55、VB局、恩怨局”。也认识了诸如“八年、蝴蝶、路过、诺言、卷毛”之类的大神。

后来我上了高中,学校在山上。每天10点放学之后我就下山操作一把,摸黑上山回家,输多赢少。因为12点之后,镇子会断网。

为了增加胜率我开始在网上学习攻略,慢慢地在贴吧和U9了解到了谁比较厉害,游戏的时候也遇到过火月、宝宝崽这些大神。贴吧有个人ID很奇怪,叫黑店百地,他在贴吧发帖教我们怎么用百地三太夫这个英雄拿一血,也教我们浅井的连招,我在游戏的时候也遇到过他,但是他在杀崩了我之后把装备丢地上就退出了游戏。还有个公认为信长第一人的后起之秀,叫知晓。

我有个高中同学,我们叫他强哥,总和我一块上网。在看过我服部半藏S型弯钩之后,也入了坑,但是他操作跟不上,自己去琢磨DOTA了。在他苦练了一学期之后,第一次玩DoTa的我用lina2级单杀他lion,然后我退出了游戏,他复活上线杀掉了我,得意洋洋,“哼哼,我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上了大学以后,这些大神和游戏一块儿,慢慢淡出了我的视野,曾经活跃的ID都不知影踪。毕竟都有自己的生活,该上学的上学,该混社会的混社会,该赚钱养家的赚钱养家,游戏让他们萍水相逢,但终归是过客。

我以为这就是结束,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电玩巴士这条新闻,题目是《S3总决赛omg vs skt1 无状态轻松碾压韩国天才faker》:

…在S3赛季总决赛这个舞台上,无状态用事实告诉世人,天才终究是个新人,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原来依然有很多人,奋斗在电竞的一线,有人拿了世界冠军,有人拿了亚军,也有人不是很在意这个。

“荣誉,是钝剑上的锈迹…”

“那段时间我总听人提起皇族和omg,但是我却不知为何物,没办法,咱们学校没网,信息很闭塞,你也知道的。”

夏天点燃了一支烟,神情遥远。

“后来我才知道,曾经的知晓,当时的omg.cool,单杀faker的男人,免疫版本的狐狸;会一师傅,当时的omg lovelin,腹黑军师;拿到ipl5冠军的诺言和卷毛……他们都还在。”

我第一次接触英雄联盟这个游戏还是在13年的寒假,S3结束之后。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我起了个很拉风的ID,人类强者,选择了伊泽瑞尔,打完人机升级之后就和我的黄金弟弟开黑。看着他钓鱼宗师的皮肤,俨然已经有了高手的样子,他让我躺好。但是这局游戏我们输了,因为有人挂机,“皮肤哥抢了我上单,让他打野不去”。

这给了我非常不好的游戏体验,不好不在有人挂机,而在于我不能再一个人拯救世界了。以前我带我弟弟打信长的时候,任凭他送,等我AD拖到后期就可以1打5,但是英雄联盟不一样,当我选出EZ下单的时候队友纷纷在对话框发问号表示不解。

英雄联盟和信长的区别,可能就在这:以前玩的是英雄,现在玩的是联盟。

在明白了各个位置的分路之后我用EZ拿下了22连胜,在艾欧尼亚15级以下所向披靡,立志成为国服第一EZ。

我一直住在我叔叔家不愿意回去的原因,就是我叔叔家有一台能玩英雄联盟的电脑。

我叔叔的孩子很听话,我玩游戏的时候她就站在一旁全神贯注地看,还会一字一顿地念出屏幕上出现的字:人类强者已经无人能挡了!

寒假结束我的等级定格在了22级,胜率也掉了下来。而这时雷管rank已经来到了1900点。

S4过后,omg零封韩国队和50血极限翻盘的故事传遍了大街小巷。于是14年寒假我买了一台5000块的电脑,但是却被一直放在角落里吃灰,因为我懒到不愿意把它们组装起来放在桌子上。

于是我依然去网吧。

有一天晚上我去的时候,很多人围着大屏幕在看一场比赛,原来是LPL春季赛的头名之争,当时有了uzi的omg和EDG都是不败之身。那一盘BO2很精彩,局势跌宕起伏,人群里时不时爆发出“666”,每一次转折都牵动着围观群众的心。第一把靠着无状态卡牌大招拆水晶牵制对面获得了胜利,第二把EDG靠着强大的运营搬回了一局,双方战平,彼时的诺言和无状态,都正值当打之年。

那时候坐在网吧里的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梦想。从我们这也走出了一个职业选手,他是16年夏季赛KDA高达63的马丁,Snake的AD。

所以每次我和妹妹走到网吧门口都会对她,“过完马路了,你先回去,听话。”

她停下不愿意走,扭捏半天问我,“你是不是又去网吧?”

“我去和同学玩一哈就回来。”

“不,不搞”我妹妹不回去,“屋里有电脑你怎么不玩?”

“你是不是不听话的?让你回你就回。”看到我生气之后,我妹妹才会不情不愿,一步三回头地回去。

有一回我正在网吧里和朋友开黑,紫晶射手正对着线,我妹妹蹦跳着跑来大喊一声“找到啦!”吓得我丢空了大招。

“你赶紧回去,戏娃儿不许进网吧!”我气极败坏。

“孃孃说喊你回去吃饭。”我妹妹找到了我很开心,想让我陪她一块回去。

“你先回去,我一哈就回来。”我敷衍她,说了半天她才不情不愿地回去了,回去了给我妈告状说我不愿意带她玩。我们那小孩子就叫戏娃儿,阿姨叫孃孃。

“每次我想到这里都很难过,”夏天低下头去,弹了弹烟灰。“要是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是决然不会去网吧的。”

“我靠着没日没夜钻研西门吹牛的一秒5刀,用无双剑姬打到了荣耀黄金2。雷管彼时已经打到了最强王者,他们大学战队还赢过省里的职业战队。而当年被我单杀的强哥,也在高中群里发了一张截图,成为了高中同学里第一个打上钻石的男人。”

S5的时候,为了玩游戏我买了一台7000块的笔记本,经常半夜起来玩,因为半夜的无线网会稳定一点,延时能稳定在100左右。经过一段时间的废寝忘食我的段位来到了华贵铂金。

弟弟因为英语成绩不好去了日本读书,学习压力相对小一点,他也打到了国服一区超凡大师。

“那你日服能上个王者吗?”开黑的时候我问他。

“日服太菜了,五个人出门都用闪现赶路的。”我弟弟给我科普。

日子平静得如同流水,直到我叔叔去世。家里还没来得及组装的电脑按照嘱托送给了叔叔的侄女。

那一年EDG在MSI上夺冠,排名来到了世界第一,诺言实现了梦想,一度被称为世界第一打野。我很为他高兴,但又高兴不起来。

S5的事情你也知道,被称为LPL离冠军最近的一年,可是却止步八强,折戟沉沙。我也没了生活目标,,整天除了游戏无所事事。

15年寒假在家的时候,妹妹说她想去河滨广场上坐旋转木马。我带她去,但是她路上不听话,我让她别跟着我。我一路小跑,她就在在后面追着我边跑边哭,边哭边让我慢点,连抹眼泪都来不及。

她妈妈很早就过世了,现在叔叔也不在了。她不知道应该去哪,所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看着她红的发肿的眼睛,只觉得那个冬天带着巨大寒意,潮水一样包裹了我,很令人悲伤”

那一刻我很恨这个游戏,恨它剥夺了我太多的本该陪伴家人的时间。而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为时已晚。

再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碰过它。

S6的LPL依旧突破不了八强,EDG靠着PAWN爹抬了一手才挤进八强,而诺言又多了一个4396的梗。他太过于求稳,太害怕失误了。

“我宁愿犯错,也不愿什么都不做”

无状态也没了状态。雷管毕业之后开始了环球旅行,离开了英雄联盟的我,每天依旧浑浑噩噩。

直到有一天,我弟弟的妈妈给我打来了电话,询问我最近有没有他的消息,说他手机打不通快一周了。

联系他QQ微信未果之后,我马上下载了英雄联盟TGP和掌盟,查询他的游戏ID,最近的一场游戏时间停留在两周前。

我有点慌了,想过托我日本的同学去找他,无奈我连他的住址都没有。我又想到了一个办法:用掌盟一个一个添加他游戏的好友询问有没有他的消息,因为以前我们开黑的时候,一块的还有他在日本的同学。

靠着这个,我打听到了他的消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那会我又感觉,这游戏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那段时间,掌盟上有个妹子很担心他,老是问我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间隔一段时间就朝我打听一次,后来我弟弟告诉我那是他前女友。

几个月前我才联系上弟弟,联系上之后邀请我开黑。没有悬念地,我们输了,但是我很高兴。

有时候,“虚惊一场”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成语,比起什么兴高采烈,五彩缤纷,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

“有个人一直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怕是要找你代购哦?” 我调侃他。

“我在里面呆了半年,手机没法用,看了半年的书”,他在对话框里说,“感觉看书还是很有用,没有虚度。”

“时间不在于你拥有多少,而在于你如何使用。”

“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去找你了” 我开玩笑说,“现在中国强大了,他们别想欺负我弟弟……”

“你知道的,”夏天笑容淡淡,如同远山,“我们要是想想过去,是不用签证的。”

“16年寒假我和妈妈搬走了,留下妹妹跟她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们一块。他们家老觉得我们觊觎叔叔的遗产,不让妹妹和我们来往,还经常在小孩子面前说我们坏话。”夏天有些无奈。

“叔叔没啦,妹妹也不是从前的妹妹咯……”

夜色渐浓,天空降下墨色的帷幕,华灯初上。

夜空里划过一颗忽明忽灭的星子,一直延展到另一侧的天际线。

夏天眯了眯眼,吐出一口烟,“前段时间,强哥也走了,发生了点意外……”

我去他空间看了一圈,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发过状态了,无非是晒晒战绩,发发闹骚。最后一条说说是他拍的一段小视频,里面是池塘上的荷叶和池塘里的蝌蚪,鸟鸣清脆,泉水潺潺。

“我回想起了我的童年”,强哥这么写道。

我时常会想,我是不是介入了他的生活,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要是没和他玩游戏,带他入坑,他就能上个更好的大学,去另外的地方,然后安全地过一辈子,兴许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意外。

“命数如织,当如磐石”

全球总决赛的号角又快吹响了,今年是第七年了。卷毛、灵药之前就退役了,无状态几经辗转也没能再进去,厂长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选择了复出,改名叫克里儿辣舞七。如今还站在世界赛舞台上的人,就只剩他一个了。

之前我还以为他要退役,夏季赛决赛上他们让二追三,他说“去年我们粉丝很多知道吗?但自从我辣一脚踢完之后就没了。”

我知道从前的辣舞又回来了。

“使人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能挽回的事,”夏天掐灭了手里的烟,“当年并肩作战的兄弟悉数离开,唯剩他一人在坚持,挺不容易的。”

“毕竟,也是个有野望的男人。”夏天转身下楼,“来吧,带你飞一把!”

“我愿意用我一世青铜,换我厂长一冠!”我屁颠屁颠地跟上,“LpL也行!”

“我曾踏足山巅,也曾进入低谷,二者都让我收益良多。”

夏天选择了中单塔里克,而我祭出了打野剑圣。

“我曾拿着这把剑,年复一年。”

“我记得,有种温暖,叫做…希望。”

评委十三评语:从《信长》到《英雄联盟》,从知晓到无状态。《野望》一文,明线写自己的青春与成长,暗线讲Cool、lovelin、卷毛、诺言,这群缘起于《信长》,并在《英雄联盟》书写历史的选手,小故事中讲述着自己的变化和时代的变化,给所有时代亲历者一种别样的感触。

评委丹尼二狗评语:并不知道这篇文章之中有多少情节在现实中真实发生过,但从故事的角度来说,《野望》不失为一篇优秀的故事。

以“我”的旁观者视角,听着主角“夏天”的缓缓叙述,一个拥有一些天赋的少年与几款游戏相互交织的青春也慢慢呈现在眼前——一些平淡、一些波折;一些欢笑、一些泪水,有满足也有遗憾,浪费一些时间,然后去缅怀它。

《野望》最为成功的地方,在于准确地结合了真实历史,以真实事件作为节点和里程碑,侧写出作为小人物的主人公在大环境之下的心理状态变化——从《信长的野望》这款曾经风靡大街小巷,成为许多知名《英雄联盟》选手的启蒙教育游戏的RPG地图开始,讲到DOTA、讲到网吧队、

讲到《英雄联盟》、讲到之后的S系列赛……诸多大事件与主人公自己以及身边人的遭遇相互交杂,给人不错的阅读体验。

嘉宾庄明浩评语:多年信长玩家的历程,也是个不错的角度,事情总有缘起之事。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