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金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金堂云顶石城规划

金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金堂云顶石城规划

金堂不仅是中国书法之乡、中国龙舟之乡、中国脐橙之乡,而且还是一片武术底蕴十分深厚的土壤,诞生了一个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云顶·铁佛派传统武术。那么,云顶·铁佛派传统武术是咋回事?今天,就让记者带你去一探究竟。

“清幽奇丽,闻名蜀中”的云顶山,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早在唐宋之前,云顶山慈云寺内僧人就有习武强身、保家护寺的风俗习惯。公元700年前,宋蒙战争在此历时15年,云顶山僧众与当地习武之人以沱江小三峡和云顶石城为屏障,抵御外敌侵略,被民众赞颂为“铁佛"。战后,元世祖有感于云顶僧众的英勇行为,赐寺名为“护国朝天寺”,元一祖师被封为“护国主讲”,后人曾在云顶山慈云寺立铁佛供奉。

云顶·铁佛派第十三代传人熊柏松(白皆 供图)

从此以后,具有手腿兼备,冷、硬、快、巧、毒鲜明特色的云顶僧门武术开始流传民间,被称为云顶·铁佛派,元一祖师被尊为创派祖师。嘉庆、咸丰、道光、光绪年间,吴云超(乾隆五十年左右)、陈焕章、吴玉山、许荣栋及四川剑仙领袖太平的周包包、白果的何花子、广兴的刘老道和赵镇的熊万铭、熊柏松等人,均以云顶·铁佛派武功闻名遐迩,金堂民间习武之风日盛。据《金堂县志》记载,仅康熙三十八年到光绪二十年,金堂人考取武举53名、武进士3名、武解元2名。云顶·铁佛派以其完整的拳械功理体系及独有的拳禅一体魅力,与青城、黄林、青牛、点易并列为四川武术五大门派。

2021年9月,云顶·铁佛派第十四代传人白皆在云顶山铁佛堂前习练武术器械

云顶·铁佛派武术分内外门修炼体系。内门讲究虚实吞吐,侧正结合,闪进巧取,注重禅功修炼,拳禅一体,在快、巧、灵上下功夫。内门武术包括龙、虎、鹤、蛇、豹五形拳、阴阳手及绿林小手等,器械有走线锤、绳镖、匕首剑、脱手镖等。外门以锤法入门,在冷、重、硬上下功夫,具有浓郁的军队武艺特色,包括金刚锤、连环锤、六合锤、炮锤、十字剑锤等套路,器械有刀、枪、剑、棍、铁灯笼、阎王叉及鞭、杖等重兵器,另有盘功八法、六八十合单操手及六合童子功、开合功、金刚劲功、鹰爪功、五七韦驮功、南宫法、九品莲花禅功等内外功法。云顶·铁佛派武术遵循口传身授的传承方式,自元一祖师以来已传承15代,擅长铁佛气功的铁笼祖师所著的《凝道录》《天罡秘授》和许荣栋所著的《拳枪遗壁》一书,为后人对云顶·铁佛派武术从理论到实践的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进入当代以来,金堂赵镇熊柏松先后师承王老道、周包包、峨眉上清长老等,集众家之所长,其传授的绿林小手等武艺被载于《四川武术大全》。上世纪30年代,熊柏松归隐行医,云顶·铁佛派武术仅传于少数弟子,外界知之甚少。

市文广旅局非遗处有关负责人在云顶山视察云顶·铁佛派武术展示厅

近年来,熊柏松弟子白皆、云顶山慈云寺住持释普空、中华武术名家周新棣,以“习武习德、报国报亲”为理念,致力于云顶·铁佛派传统武术的传承。2018年1月,由金堂县、彭州市、广汉市、什邡市武术协会共同发起,经四川省武术协会批准成立四川省云顶武术研究会,并在云顶山慈云寺建有云顶·铁佛派武术展厅,成立了云顶山禅武文化中心。2022年1月,云顶·铁佛派传统武术被金堂县人民政府确定为金堂县第四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白皆在云顶山慈云寺向云顶·铁佛派传承人白珈宜、白家炘讲解拳谱

作为云顶·铁佛派武术传承人和金堂县武协主席,白皆以弘扬本土武术文化为己任,对云顶·铁佛派武术体系进行了详细梳理,重点对初级阶段的拳械、功法进行了归纳整理及研练,便于习者掌握。同时针对青少年爱好技击和中老年人注重养生的特点,在基础内容上进行了创新,使之更容易掌握和坚持;在传承方式上打破师徒制,在县武术协会和县太极拳协会选出代表,传授基础内容,组建了教练队伍,为将来设立更多传习所打下基础。

2021年9月25日,白皆(前)到淮口中学向学生传授自编的武术体操

2022年5月,经四川省云顶武术研究会考察,四海武术搏击俱乐部被确定为首个云顶·铁佛派外门武术传习点。四海武术搏击俱乐部建馆10年来,在教练培训和硬件建设上下功夫,目前已形成接待处、武术馆、散打馆,总面积达1200平方米的规模,有专门针对训练内容所配备的器材如刀、枪、剑、棍、空翻辅助器等,散打场地配备有专门的沙袋墙、6×6专业擂台、器械区、护具、拳套、脚手靶等,主要开设武术、散打、自由搏击、拳击、女子防身术、短兵器实战等项目,在省市散打、套路比赛中屡屡获奖,并长期坚持在金堂中学、赵镇二小、赵镇三小、金沙小学、港青小学、成师附小、水城幼儿园等学校进行公益教学。

2020年5月8日,云顶·铁佛派第十五代传人白珈宜在云顶山慈云寺表演(白皆 供图)

大家看到这里,想必对金堂传统武术的总体情况有所了解了吧?别慌,还有一首精彩的云顶·铁佛派武术枪歌作压轴:

“百拿应站立属前,迎风对敌闯心猿。回手避遮能救护,大蟒翻身脱逃难。窝手翻枪生变化,屈折回环巧无端。进退回环千万绪,缥缈盈虚妙难言。行云密布难参会,千枪尽作一枪传”。作为金堂人,记者有理由相信,正如这具有鲜明历史特征和地域文化特性的云顶·铁佛派枪歌所描述的那样,云顶·铁佛派武术,必将在新时代绽放出中华传统武术人初心不易、继续前行的光芒!

金堂县融媒体中心记者 付利常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