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为群众办实事公主岭市卫生健康局党组联合河北街道新发社区举行大型户外康养主题活动

我为群众办实事公主岭市卫生健康局党组联合河北街道新发社区举行大型户外康养主题活动

5月27日上午,公主岭市卫生健康局党组联合河北街道新发社区,在岭西市场附近举行“我为群众办实事 红色卫健进社区”大型户外康养主题活动。

此次活动的目的是充分发挥卫生健康系统和属地社区立足党建、服务百姓的优势,用实际行动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并真正把实事做好,把好事做实。全市20多家医院,百名党员医护人员,以及社区工作人员近百人参加。在活动现场,医护人员为现场群众义诊,并宣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及疫苗科学接种知识。

公主岭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专家梁延春说,义诊对群众的作用更多是的对健康知识的普及。我们会针对群众的一些症状提出具体建议,针对一些重症患者,引导他们去医院进行系统的诊疗。

在活动现场,公主岭市武术推手协会、太极之道武馆志愿者为大家展演了传统养生运动。

撰 稿:伊海龙

编 辑:彭海瑞

编 审:迟英梅 张仁侠

总编审:魏春山

公主岭新闻(gzlnews)

公主岭地区最权威的微信平台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微信号:gzlnews

李汉章的民间武术名师

李汉章当盐工的时候,因身体粗壮,秉性刚直,爱打抱不平。清宣统二年(1910)春,三名盐巡调戏一少妇,他闻讯赶到将盐巡打跑。盐巡大队40余人前来报复,被他拳打脚踢,狼狈而逃。
为躲开盐巡寻衅,李汉章离家出走,四处拜师学艺。他在北京程廷华处学习八卦掌时,与程门弟子比武,曾用“贴山靠”把影壁墙撞倒,程遂正式收李汉章为徒,传给他“游身连环八卦掌”。1942年春,两个日本人在汉沽寨上大街上调戏一名中国姑娘,李汉章怒不可遏,把两个日本人打倒在地。警察四处搜捕,李汉章逃到长春范家屯(今属公主岭市),在脚行里教场子。
1943年夏,日本浪人在长春设摔跤场,摔伤不少中国人。李汉章义愤之下,登场比武,不过三招,就将日本浪人举起扔到场外。
日本人的长春武术协会于是下帖子,“请”李汉章去比武。有人劝他逃走,有人要他故意输招,以免招祸。结果李汉章不听这些,在比武场上又连败三名日本武士。日本人恼羞成怒,派宪兵和警察抓捕,他又逃到哈尔滨,在王太生的脚行里躲了几个月,才返回范家屯。
1944年春节,范家屯脚行的宁河同乡演出传统节目“罗汉会”,突然日本人狮子会的两头“狮子”向“罗汉”冲来,李汉章一步蹿到大路中间,把两头狮子摔倒。日本人从狮皮里钻出来就要动武,可一看李汉章威风凛凛,只好乖乖撤退。为此李汉章又遭日伪特务搜捕,被迫逃往奉天(沈阳),直到1945年秋才回到范家屯。
1947年春,李汉章全家回到汉沽。1948年底汉沽解放,他也结束流浪生活。1957年李汉章当选为政协汉沽市第二届委员,并担任天津化工厂厂警队武术教练。1962年因病逝世。
李汉章出身贫苦,为人坦诚耿直,凡遇不平之事,不惧权势,敢于见义勇为。至今,当地还传颂他为搭救无辜而殴打盐警的事迹。
话说宣统二年(1910年)初冬的一个早上,有两个盐警从兴隆街北头的妓院出来,哼着河北梆子腔进了铁狮坨街。正这时候,一个少妇出门泼水,溅到了一个盐警的鞋上,那盐警是个记脸儿,横眉立目刚要发作,见少妇说声对不起,吓得往门里退,不料,另一个盐警堵住了门,呲着大牙死盯住少妇。记脸儿说:“妹子,说声对不起值几钱,还是用小手给哥哥擦干净的好!”大呲牙也嬉皮笑脸说:“要是让我泼你一脚水,我就用手绢儿把你的小脚儿擦几遍!”少妇见他们发坏,气得捂着脸大哭起来。少妇的丈夫、公婆听到哭声急忙跑出门。公婆怕儿媳受侮辱,一个劲地说好话央求;丈夫年轻性子暴,见妻子受了委屈,上前说理:“我们是老实人家,妓院在那边,你们调戏民女,我告你们去!”大呲牙眯着眼说:“她向我们泼水,你反倒赖我们调戏民女,今天我叫你去告!”说着,左右开弓两个耳光,鲜血立时从年轻人嘴角流出。公婆见媳妇受侮辱,儿子挨了打,趴在当街给过路人磕头,央求救救一家人。
正这节骨眼儿,李汉章从河边溜达回来。盐警平日为非作歹,他早就气不过,听了此情岂能不管,上前对盐警说道:“你们家里也有姐妹,怎不去糟蹋,光天化日到街上撒野,我今天教训教训你们!”盐警见杀出个程咬金,歪着脑袋打量汉章,记脸儿见汉章一身正气,不敢轻举妄动,可嘴皮还是硬的:“你管闲事有啥好处,我劝你别找病,快躲开!”汉章说:“让我不管也行,你们向这家赔个不是。”记脸儿双手叉腰笑道:“好你个穷鬼,敬酒不吃吃罚酒,在老子面前逞什么威风。”说罢,朝大呲牙递了个眼色,二人分别朝汉章前后扑来。汉章闪身一躲,两个家伙对撞一起,汉章就势掐住二人脖子,往下一摁,便都嘴啃地了。汉章就势给二人屁股加了一脚,问道:“怎么不逞威风了?”二人从地上爬起,撒腿就往东跑,跑出十几丈远,回头喊道:“有种的等着!”乡亲们上来劝汉章躲避一下,汉章上来了倔脾气,坐在一家台阶下等着。
两个盐警一口气跑到盐巡营,添油加醋一番报告,惹恼了营务官贺耀荣。贺个儿不高,饼子脸儿长着麻子,有人送他一个外号叫“芝麻烧饼”,当地一提“烧饼”便知是他。他腆着大肚子对记脸儿说:“你把金中队长叫来。”这个金中队长,是盐巡营有名的把式,身高力气大,曾用一只手举起过轧盐池用的碌碡,据说他在山东阳信县学过拳脚,平日里几个人近他不得,自号“金侠客”。金侠客听了介绍,寻思说:“早听说当地有个李汉章,不知是也不是,俺早就想会会他!”吃过苦头的记脸儿说道:“金队长千万不要粗心大意,那穷鬼好生厉害!”贺耀荣接过说:“厉害个屁,老金就带上你那个中队去一趟,不行就一块儿上,说什么也要捉他来,我也跟着去助威!”
功夫不大,四十多名盐警分东西两路开进铁狮坨街。这时候,汉章怕施展不开,已经转移到街东头的水坞旁。汉章背向水坞,像一座铁塔站定,盐警呈扇形做三面包抄。贺耀荣站在一家高台阶上喊话:“喂,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费一番事?”汉章只当没听见,拉着架子等着。盐警离得近了,不敢再往前走。都在两丈开外站立下来。就这时候,有人在盐警后面高声喝道:“杀鸡何用宰牛刀,待我收拾他……”话音末落,金侠客钻进了圈内。汉章用眼盯着金,不敢大意。金侠客以为汉章胆怯了,急往前进招,只见汉章身子一抖,脑后的那根辫子便竖了起来,像棍子一样抽在了金的眼上,金立刻辫不清东西南北,汉章趁势跨上一步,掳住金的手腕往身后一牵,金踉踉跄跄扑进了水坞里。水坞刚结了一层薄冰,金在冰窟窿里拱来拱去,众盐警吓得一动不动。
贺耀荣见败了大将,众盐警又不敢向前,挥手喊道:“他妈的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有四五个胆子大的,一步步凑过来。汉章待他们凑到跟前出其不意猫下腰,攥住一个盐警的脚脖子往后一端,那盐警越过汉章头顶,扑通一声扎进了水坞。余下的见有机可乘,忙上前去抱汉章,汉章正好可用“贴身靠”,七靠八靠一个个又都掉进了水坞。贺耀荣气急败坏,大声呼叫:“都给我上,不上就他妈的回家抱孩子去……”三十多名盐警只好硬着头皮,豁出命一拥而上,企图靠人多把汉章挤住。汉章先用拳脚护住自己,然后声东击西,又将几个盐警拽入水坞。盐警终于不敢动了,尽管贺耀荣不住吆喝,也无济于事。这时,水坞里的盐警都往上爬,老百姓看到他们冻得哆哆嗦嗦的可怜相,都悟着嘴笑。贺耀荣见队伍被打跨,气得脸上青筋暴跳,甩下众盐警,扭头就走,嘴里骂骂咧咧:“好小子,回头见!试一试是你的脑袋硬,还是我的枪子硬!”谁都知道,盐警只能拿枪守盐滩,出得盐滩不得随意带枪,贺耀荣是说大话不上税。
乡亲们知道盐巡营不肯善罢甘休,还要来找茬儿,就把汉章隐蔽起来了。不久,由一个叫李伯舟的士绅出面打点,贺耀荣这时已了解到是那两个盐警滋事,迫于社会舆论,又怕闹下去被长芦缉私统领知道丢了纱帽,便顺水推舟一结了事。
晚年的李汉章生活虽比较安定,但并不富裕,李汉章长孙李拓原小学还没毕业就出去干活。可李汉章授徒却是无偿的,连在天化当厂警队教练也是分文不取。
1990年,汉沽区召开纪念李汉章诞辰110周年大会时,孙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孙剑云专门为李汉章题写了匾额曰“一代宗师”。李汉章(1880——1962)汉沽区寨上人,祖籍宝坻县林亭口任家庄。少年习武,通拳术、器械、长少林、形意,尤以形意的“五龙盘身”和“身盘刀”见长,更以“贴身靠”闻名武林,人称“铁背熊”。生前为河北省汉沽市第二届政协委员。

清代李汉章资料

  李汉章(1880—1962)
  李汉章是汉沽地区民间武术名师。他1880年生于寨上,幼时随母习武,12岁拜宁河县丰台镇唐维禄为师,学习长拳及形意拳。其武学绝技曰“贴山靠”。
  李汉章18岁时当了盐工,因身体粗壮,秉性刚直,爱打抱不平。清宣统二年(1910)春,三名盐巡调戏一少妇,他闻讯赶到将盐巡打跑。盐巡大队40余人前来报复,被他拳打脚踢,狼狈而逃。
  为躲开盐巡寻衅,李汉章离家出走,四处拜师学艺。他在北京程廷华处学习八卦掌时,与程门弟子比武,曾用“贴山靠”把影壁墙撞倒,程遂正式收李汉章为徒,传给他“游身连环八卦掌”。1942年春,两个日本人在汉沽寨上大街上调戏一名中国姑娘,李汉章怒不可遏,把两个日本人打倒在地。警察四处搜捕,李汉章逃到长春范家屯(今属公主岭市),在脚行里教场子。
  1943年夏,日本浪人在长春设摔跤场,摔伤不少中国人。李汉章义愤之下,登场比武,不过三招,就将日本浪人举起扔到场外。
  日本人的长春武术协会于是下帖子,“请”李汉章去比武。有人劝他逃走,有人要他故意输招,以免招祸。结果李汉章不听这些,在比武场上又连败三名日本武士。日本人恼羞成怒,派宪兵和警察抓捕,他又逃到哈尔滨,在王太生的脚行里躲了几个月,才返回范家屯。
  1944年春节,范家屯脚行的宁河同乡演出传统节目“罗汉会”,突然日本人狮子会的两头“狮子”向“罗汉”冲来,李汉章一步蹿到大路中间,把两头狮子摔倒。日本人从狮皮里钻出来就要动武,可一看李汉章威风凛凛,只好乖乖撤退。为此李汉章又遭日伪特务搜捕,被迫逃往奉天(沈阳),直到1945年秋才回到范家屯。
  1947年春,李汉章全家回到汉沽。1948年底汉沽解放,他也结束流浪生活。1957年李汉章当选为政协汉沽市第二届委员,并担任天津化工厂厂警队武术教练。1962年因病逝世。
  晚年的李汉章生活虽比较安定,但并不富裕,李汉章长孙李拓原小学还没毕业就出去干活。可李汉章授徒却是无偿的,连在天化当厂警队教练也是分文不取。
  1990年,汉沽区召开纪念李汉章诞辰110周年大会时,孙氏太极拳研究会会长孙剑云专门为李汉章题写了匾额曰“一代宗师”。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